分分彩QQ群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邪王霸宠小蛊妃

鸿运3分彩开奖

邪王霸宠小蛊妃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8-10-20 14:56

评语:她穿越到一个不知名朝代之后没有倾国倾城的容貌,没有高高在上的身份,但还是遇到了他。

标签:
主角是沐歌,姒锦的小说叫《邪王霸宠小蛊妃》,此书是由网络知名作家蝴蝶蛊著作的一本言情类小说,内容讲述了人家穿越都穿成公主、王妃、大小姐、皇后,女将军啥的,最次也是个神兽。可姐堂堂现在血蛊天才,竟然穿成了一个命运悲催的农家女?贫民也就罢了,为何还赐了这么一张丑到爆的脸……奇怪,这脸都这么丑了,怎么这些男人一个个的还都要扑过来?不行,姐的装清高,得装矜持!艾玛,他咋辣么好看,受不了了,师傅!我装不下去了!扑倒吧。

精彩章节

这血灰是她前不久刚做的,虽然她知道这东西可能只对黑衣人有效,但她还是做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真是个漂亮的小二货。”姒锦走过去,蹲在沐歌身边,单指抬起他的下巴,轻笑着欣赏。

沐歌愣了一会,而后垂眸扫了一眼姒锦纤细的手指,却也笑了。

“姐姐若喜欢,大可收了我给你暖床!”抬眸之时,他那星般的眸子里,闪动出道道勾魂的魅色来。

“可姐姐我还是觉的,给馆长端屎盆,更适合你!”姒锦笑的冷漠,甩开沐歌的脸,将他一个人留在院子里吹冷风。

“太可爱了,小丫头,你早晚会再喊我好哥哥的!”沐歌冲着姒锦的背影,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

次日清晨,姒锦被一阵嘈杂声叫醒,揉了揉酸酸的眼睛,她用指甲想,都知道是怎么回事。

第一,柳娘发现了沐歌。

第二,发现了柳城半身不遂了。

穿好衣服,收拾好自己,姒锦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一切如同她设想的那样,柳城因瘫了,所以整天坐在椅子上哼哼着,而新来的沐歌,一边在兽医馆打杂,一边‘伺候’着柳城。

虽然姒锦不知道沐歌是怎么把柳城伺候的,一句怨言都没有,但毕竟他没什么太大的不对劲,也从没提过药方的事,所以姒锦对他的防范也就渐渐的没那么大了。

一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兽医馆在没有柳城坐诊的情况下,不但没有关门大吉,反而生意越来越好。

柳城整天瞪着个牛眼睛盯着姒锦,恨不得把她切碎了。

“小二货,你看馆长他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是不是你没伺候好啊?”姒锦耷拉着一双长满蜘蛛痣的眼皮,阴阳怪气的问着沐歌。

“是吗?”沐歌低头,假意关心的看向柳城,可那双背对着姒锦的眸子,此刻却对着柳城发出了一道足以杀了他的寒光。

柳城吓得赶紧点头,止不住的哼哼着:“嗯很好,嗯……很好,在坎……风景。”

自打他病了,沐歌进来馆里‘伺候’他的那天开始,他的噩梦也开始了。

所以,他根本就不敢有半点怨言,更加不敢做出什么让沐歌伺候的事来。

因为沐歌的‘伺候’,他真的消受不起啊。

“梦儿,城东张铁匠家的马,肚子要胀爆了,找你过去给他瞧瞧。”柳娘来到院子里,叫梦儿去出诊。

“就来!”姒锦应声,赶紧放下手里的活。

沐歌也推着柳城,跟上姒锦,去了前院。

“小二货,要不要跟姐去出个诊?”姒锦一边收拾诊箱,一边看头也不抬的问向沐歌。

“愿意为您效劳!丑八怪姐姐。”沐歌一边呵呵的笑着给她行礼,一边嘚瑟的朴侃她。

“你美,你漂亮!你人妖行了吧!”姒锦也笑呵呵的回怼了他一句,毕竟她这身体还是个十几岁的毛丫头,一个人出诊多有不便,所以叫上沐歌还是很有必要的。

“人妖……就当你是在赞美我好了!”沐歌没懂,却还是笑着跟在姒锦身后。

在跨出门口时,他趁姒锦不注意,在门边的墙上,随手画了一笔什么后,才跟着姒锦离开兽医馆。

姒锦跟沐歌到了城东张铁匠家的时候,他家的马,肚子已经胀的像口大缸,眼看就要挂了。

“姑娘,赶紧救救我的阿土吧,它跟了我十几年了,可不能就这么死了啊。”张铁匠一脸泪水的拉住姒锦的手,虽然有些受不了她的丑脸,但还是真诚的盯着她的眼睛。

“您先别着急,让我先看看马!”姒锦安慰了一下张铁匠,然后去给涨肚的马做检查。

就在姒锦给马做检查的时候,沐歌则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个凳子,不但什么忙都不帮,还坐在上面,翘着二郎腿,嗑起了瓜子。

姒锦懒得搭理他,一心都用在马上。

她好歹也是生物学天才,对于动物的身体和习性本就知晓,加上这断时间在兽医馆的锻炼,凭借她天才的大脑,加上她手里的虫蛊,一般动物的病,她都能看。

然而此刻,姒锦却对眼前的这匹马犯了难。

因为这马不是普通的难产,而是有人故意为之。

为了确保这马不因为爆肚而死,姒锦从兜里掏出一个蛊瓶,将里面的一只蛊虫放进了马的眼睛里。

没多一会,那蛊虫便从马的鼻孔里爬了出来,姒锦将蛊虫放在眼前,观察了一番之后,终于露出了笑容。

“快,给我准备一把锋利的小刀,还有热水、针线和烈酒。”姒锦的话吩咐下去,张铁匠自然赶紧招办。

大家去准备东西的功夫,姒锦又给那马下了蛊,之后东西备齐,她给马服了麻沸散,然后准备动手给马做手术。

“喂,你要干什么?”张铁匠看着姒锦要给马开膛破肚,吓的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就看着吗?”姒锦没空跟张铁匠详细的说明,只是回头,对着坐在凳子上看热闹的沐歌扔了一嗓子,意思让他过来。

“叫好哥哥!”可谁知道,那家伙竟趁火打劫,还让她叫他好哥哥。

可姒锦哪是轻易就被人威胁到的。

“你肚子痛不?”姒锦一声冷笑,将目光在沐歌的肚子和那匹马之间晃了一个来回。

姒锦的话音刚落,沐歌便扔了瓜子,一个闪身就到了张铁匠的身后,而后一下子便将张铁匠敲昏了过去:“完活!”

张铁匠的家人见状,纷纷拿起家伙事,冲向沐歌。

“嘿嘿!”沐歌回头,扔出一个可以迷惑终生的微笑,而后抬手袖子一挥,一群人竟纷纷倒了下去。

看着一地的人,姒锦眉头一紧,忍不住感叹沐歌这手段,竟从未用在她身上。

其实她也很好奇,他能有这般伸手,为何偏偏会被自己的血蛊迷倒呢?

但眼下姒锦无暇分心,她必须赶紧给这马做手术。

一个时辰后,姒锦洗掉了手上的鲜血,疲惫的坐在凳子上擦汗。

“丑八怪,你到底是谁?”不远处,将张铁匠和其他人弄醒的沐歌,一双眸子从未离开过姒锦那小小的身体。

展开内容+
close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