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分彩QQ群小说网—最优质,最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绝色女尊:权倾武林

腾讯十分彩走势图

绝色女尊:权倾武林

5.0

手机阅读

时间:2019-03-31 07:59

评语:着墨的剑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环环相扣,引人入胜,是一部非常难得的深度好文,作者这么用心,此文不得不推荐!

夜长欢眉黛小说是由着墨的剑创作的言情经典《绝色女尊:权倾武林》,分分彩QQ群小说提供夜长欢眉黛小说章节阅读。绝色女尊:权倾武林精选:她抬手制止了正要进去通报的守卫,抬起脚跨过门槛,快速的走进去。.........

精彩章节

销魂殿。

美人如云,觥筹交错,交杯换盏之间,语笑嫣然。

身着五彩霓裳的舞姬,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上,翩翩起舞,舞姿美妙,万种风情。

此处,果然是美人销魂,美酒赛神仙。

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未央宫主,当身边的舞姬脉脉含情的向他敬酒时,他坐在那张镶着无数玛瑙宝石的黄金椅子上,侧着身都笑弯了眉眼。

有数十人坐在他下摆两列,他们的都是身着白衣,面貌清俊的美少年。

江湖皆知,未央宫主有个不雅的嗜好,他即喜欢长得漂亮的女人,也喜欢样貌俊秀的美男子,并且,似乎他对男人的兴趣,要远远超过女人,因在他的姬妾中,男人要比女人多的多。

所以,这里的所有少年都是,江湖上其他各派为讨好归来宫,遣人送来的。

再下面坐着得就是十殿的殿主和其夫人及服侍的丫鬟随从。

靠近大殿门口坐着的那一批人,是归来宫中,德高望重、才华横溢的能人异士。

这里的人,彼此之间都不熟悉,多年来,他们各司其职,克尽职守,从不踏出自己的殿门半步,所以,很少见过面。

夜长欢到殿外时,宴会已经进行了一小半,但也还算是热闹非凡。

她抬手制止了正要进去通报的守卫,抬起脚跨过门槛,快速的走进去。

她并没有到专门为各殿殿主摆设的座位就坐,而是找了个隐蔽的小角落,独自一人慢慢的喝起酒来。

她面前的这张桌子上,摆放的菜只是很普通的菜,酒却是窖藏三十年的女儿红,入口醇香绵软,非常甘甜可口,在天下,算得上是,一等一的好酒。

桌子上的所有菜,她一口都没动,酒却是已经喝了整整三坛。

当然,那些歌舞音乐,她一眼也没看,一句也没听,因为,当她喝酒的时候,全部身心都在酒上。

这是她一向的做事风格,干任何事,都要全心全意。

就在她喝的正十分尽兴时,突然,有一人在她耳朵旁边轻轻的笑了一声,紧接着耳边就传来一个灼热又含着浓浓酒味的呼吸:“姑娘,为什么不去我那边坐坐呢,独自一人在这里喝酒,不寂寞吗?”这句话刚说完,她拿着酒杯的手就被一双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大手,给紧紧地握住了。

夜长欢坐在那里,低着头,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淡淡的说道:“把你的狗爪子拿开?别弄脏了我的手,否则,我就把它们通通剁下来,让人拿去厨房红烧了,端给饕餮殿的周翎周殿主吃,想必她是很喜欢的。”

那人嗤笑一声,更加贴近她的耳朵,张狂的大声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你们未央宫主专门从中原请来的贵客,你就算真的剁了我的手,送给他吃,吃进去,他都得给我,一根骨头、一块皮都不能少的,完完整整的吐出来,当然还得再加上他的舌头作为代价,他敢吗?哈哈,我相信,借他十个胆,他都不敢。”

说完,另一只手在夜长欢脸上,狠狠地捏了一把,淫笑道:“皮光水花,嘴巴泼辣的妞,是大爷我最喜欢调调,嘿嘿,没想到这鸟不拉屎,龟不生蛋的昆仑山上,还有此等动人的美人,也不枉我,一路上吃了不少苦,大老远的快马加鞭的赶过来。”

这时,夜长欢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也只是一眼,仿佛看到了什么恶心的东西似的,立刻低下头,闭上了眼,嘴唇轻启,开始数数:“一、二······”这人的确长得恶心无比,面貌奇丑,脸上化脓,嘴歪眼斜,关键是,眼睛里闪烁着猥琐的光芒,并且,嘴角不断的有透明的液体流出,滴到他穿的那身上好的苏绣白色长衫上。

这真是一副让人作呕的形态。

夜长欢觉得,刚刚进到肚子里的,那些窖藏三十年的好酒,都变成了他从嘴里流出的哈喇子。

那人又轻佻的笑道:“三,数完了小娘子就跟我······“随即,他的嘴里发出一声惨叫,握着夜长欢的那只手,终于收回来,紧紧的捂住自己的裤裆,另一只手伸出食指直直的指着夜长欢,语无伦次的断断续续的叫道:“你居然胆敢踢我,好你个······贱人,我要杀了你!”夜长欢抬眸一笑,媚色无限,软软濡濡的说道:“大爷,那你快来啊,奴家我已经等不及了。”那人怔住,眼里绿光大盛,下意识得,舌头伸出半截来舔着嘴唇,张开手臂,一倾身就朝夜长欢扑上去。

就在他的脸只差一寸就要挨着她的时候,一柄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背后刺穿了他的前胸,露出半截带血的剑身来。

那人低头呆呆的看着胸前的还在滴血的剑身,到现在,似乎也不相信真的有人敢拿刀子捅他,过了会,他又抬起头,直愣愣的看着夜长欢,忽然眼里浮现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凶横之色,嘎声说道:“长安洛家万宝庄····我父亲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为我报仇,我会在黄泉路上,恭候大驾——”说完,那人就软软的仰面躺倒在地上,双目瞪大突出,死不瞑目。

夜长欢看着他那双睁得异常大的眼睛,长长的叹了口气,慢慢的又饮起酒来。

过了一会儿,才低低的笑道:“真是个糊涂鬼,连是谁杀得你,你都不知道,还敢妄言要报仇,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糊涂的人。”舞姬早已尖叫着,悄悄退下。

乐声也早已停止,估计奏乐师已经溜走。

整座殿的人们都放下酒杯筷子,齐刷刷的看着夜长欢。

连未央宫主都皱着眉盯着她,眼里却似乎若有所思,他的黑色瞳孔,如夜空下的湖水一般,暗沉不见底。

他无疑是俊美的,生气时更有一番慑人的威仪。

时间仿佛静止,大殿里的空气似乎已经凝住。

突然,大殿门口传来一个冷森森,尖利仿若女鬼夜哭般的声音:“很好,很好,夜殿主还是这么的合我的胃口,这种男人被砍十七八刀也是应该的,砍一刀算是便宜他了。”

众人立刻抬起头,一起看向殿门。

只见殿门口站着一位穿着很普通的黑衣,五官长得也很一般的女人,打扮的也非常中规中矩。

她唯一的特别之处是就是她的头发,血红血红的,像是用人身上流淌着血液染成的。

看着这么多人看她,她眼珠一转,侧身倚在殿门上,以一个娇媚的姿势,眼角偷偷的瞅着众人。

过了会,她眉眼带笑,娇娇弱弱的说道:“大爷们,这么瞧着小女子,小女子是会害羞的。“顿了顿,又娇笑道:”不如,等今天的这场宴会散了,大家随我回去饕餮殿,在我的傲梅苑里,吟诗弄月,把酒言欢,还可以好好的尝尝我亲自制作的梅花腊肉的美味,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保证大家都不会失望。”

说完,又用那种勾魂摄魄的眼神看着众人。

似乎在一瞬间,她就变成了秦淮河上美艳无双、知情识趣的花魁娘子。

所有人都目瞪口在看着她,有些人的脸上已经露出垂涎的神色。

在这一望无际、天寒地冻的雪峰上,只要是母的,就算是丑的如同无盐一样,只要能暖被窝,所有人都争着抢着要都不一定有。

更何况,站在殿门口的这个女人,一点也不丑,只是平凡了点而已。

夜长欢却低着头,边喝酒,边猛翻了好几个白眼。

但是,她深深明白惹到这个女人的下场,所以,她非常识趣的,把嘴牢牢地闭着。

未央宫主扶额叹息,一脸受不了的表情,咬牙切齿道:“周翎别演戏了,你给我正常点行不行?你这个爱吃人肉的老妖婆,赶快把这个死人扔到你的傲梅苑里,你爱做成肉干也好,爱当作花肥也好,总之,你们两个赶快从我眼前消失,看见你我就浑身难受的要命。”

想当然,她热情邀请众人吃的美味腊肉,就是用人肉加以腌制而成的。

大殿上的众人中,除了未央宫主和那些与周翎相熟的十殿殿主,其他人都拼命的捂住胸口,强压着胃中的翻江倒海,额头上直冒冷汗。

周翎顿时满脸哀怨的看着他,泫然欲泣,我见犹怜的说道:“唉,郎君无情哪,这让奴家情何以堪。想当初你与人家红销帐暖,一夜春宵,难道你都忘记了吗?你真是好狠的心哪!”未央宫主脸色马上变得铁青,那双黑珍珠般的眸子,冷冷的瞪着她,大怒道:“废什么话,你还不走,你再胡说一句话,我马上就派人,把你傲梅苑所有的梅花树都砍了。”周翎立刻又变了,变得如同刚出现在大殿门口时的样子,像女鬼一般的阴森。

众人只见她规规矩矩的站好,然后,朝未央宫主,拱了拱手,大声说道:“属下告退,刚刚多有得罪,请宫主见谅。”未央宫主朝她摆了摆手,示意退下。

随后,大殿内忽然平地起了风,散发着浓重血腥味的风,扫过每一个人的面颊,然后,瞬间又消失了。

地上已经干干净净,死人已经消失了,血迹也不见了。

但是,刚刚拼命压抑着胃中不适的那些人,全部都在呕吐,不一会儿,腌臜之物满地都是,浓重的酸腐味在空气中慢慢弥漫开来。

未央宫主的脸色更加青了,一言不发的坐在那里,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夜长欢也皱起了眉。

这样的环境下,她的酒也没办法再继续喝下去了。

这个臭周翎,刚刚出任务回来,就把好好的宴会搞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的。

唉,瘟神转世哪,每个人只要一遇上她就没好事,下次见了她就绕道走,一定要躲得远远的。

忽然,她感觉到左侧有一道灼热视线正黏在她脸上,似乎带着探究与考量。

她猛地朝那个方向转头看去,却只看见一抹正在飘飞着的淡蓝色的衣角消失在殿门外。

突然,未央宫主坐在宝座上,对着夜长欢大声喝道:“夜长欢,我给你一个时辰的时间,把这里给我打扫干净,如果在一个时辰后,你没有完成任务,合欢殿的殿主你就干脆别当了。”

夜长欢嘴角扯出个无奈的笑容,委屈的问道:“为什么每次周翎闯祸过后,最后,你都要让我给她擦屁股?”

未央宫主怒极反笑,咬着后槽牙慢慢的说道:“这还不都是因为,你在宴会上留下的烂摊子。她刚才回了一趟自己的饕餮殿,连口茶都没来的及喝,就急急忙忙赶去长安洛家万宝庄去替你去摆平,你还好意思在这里冲我喊冤。或者,你心里其实更想下山,亲自去长安走一趟?”

夜长欢立刻大声说道:“宫主您说笑了,我马上给您清洗宫殿,一个时辰后,我保证会让它干干净净,暖香熏人,您一定会住的很舒服很舒服,每天晚上都做十七八好梦。”

未央宫主看着她,这才满意的点点头,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随后,起身慢慢的渡到内殿去了。

在拐角的阴影里,未央宫主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眼中染上了一层淡淡的担忧。

这次长安洛家死了嫡系子嗣,一定非常棘手,不知道,周翎一个人能不能把这件事处理好。

唉,这丫头真是个麻烦精。

周翎也是个倒霉催的,居然有她这样的好朋友,真是不幸。

展开内容+
close

猜你喜欢

短篇言情 古代言情
短篇言情
短篇言情

小编为大家整理归纳了短篇言情小说类相关的资源合集,相信朋友们通过短篇言情这个专题合集一定能找到您想要的小说阅读!

查看更多>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

古代言情小说包含了古代言情小说大全,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推荐等内容。选取了一些时下最为优质的古代言情小说,方便您快速找到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查看更多>

最新资讯

Copyright © 2010-2018 联系QQ:2841682202@qq.com